含羞草 在线 视频

 
 
 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  文化天地  
 
  文化天地
忆童年——外婆家的大院

童年,是在雪地里走过的道路,走过了,却留下了清晰的足迹;

童年,是在影院里看过的电影,看过了,却留下了永恒的回忆;

童年,是在嘴里吃过的棒棒糖,吃过了,却留下了甜美的滋味。

儿时,外婆家的院子非常大,大到童年的我天真的以为那便是全世界。据说,那是我外公的爸爸卖掉了五头牛才买下的,而现在却是早已卖给了开发商,改建成了林立的高楼。犹记得最后一次去到那个院子,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。那时节的寻常院落虽比不上如今高楼大厦的恢宏,但却是我最完美的乐园。

春天,那一株株果树的新绿;夏天,五颜六色的花朵争相开放;秋天,成熟的果实承载着幸福的收获;冬天,银装素裹的白雪覆盖了整个院子的大地。

东面,马厩里高傲的小红马;西面,鸡窝里自大的花公鸡;北面,猪圈里慵懒的胖肥猪;南面,门前半睡的大笨狗……

那些优美的画卷,大概只能定格在我童年的相册中。

还有那经常陪我嬉戏的花蝴蝶,花丛中飞舞的小蜜蜂,草叶上飘过的小蜻蜓都是我年少时最好的玩伴。

我也曾爬上过外婆家的大榆树,饱餐那可以作为粮食的榆树钱;我也曾钻进过草丛中,采摘那味道甜美的黑星星……这一切的一切无疑都为我的童年增添了一份乐趣,一份只有孩童才能体会到的乐趣。

然而最令我欢快不已的事情,还是跟在哥哥姐姐们的屁股后,漫无目的的疯跑。围着院子一圈一圈的傻跑,直跑到气喘如牛,汗流浃背,还在兴奋的奔跑。跑着跑着,哥哥姐姐逐渐跑没了踪影。那时候的我不知道,他们是跑出了院子,还是跑出了童年。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委屈,忧伤迅速弥漫扩张,眼泪遮挡了我的双眼,鼻涕溜进了我的嘴巴。每每当我品尝鼻涕那略带湿滑的咸味儿时,总有一双带着厚重慈爱的手向我伸来。每次她都回或多或少的带给我一份可以冲淡忧伤的惊喜,或是并不高档的零食,或是自制的小玩意,或是带着浓浓爱意的拥抱……那双手,外婆的手。在我童年时,就像一双魔术师的手,总是能在我哭泣的时候让我破泣为笑。

夕阳西下,落日余晖将整个院子照得红彤彤的。外婆很喜欢坐在院墙边的小板凳上,将我搂在怀里,给我讲述那个她讲了一辈子,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:“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个庙,庙里呀有个老和尚……”她就一直这么讲着,讲到自己头上的头发全白了;讲到我离童年越来越远;讲到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再也看不清她抱着我的身影,再也看不清她家的那所大院……

别了,外婆家的大院;别了,我最爱的外婆;别了,我那纯真的童年……(田德远)

责任编辑:何振吉  刘超

 
版权所有:含羞草 在线 视频 黑ICP备05003806号 地址:黑龙江哈尔滨市松北区龙唐街99号 邮编:150028
   联系电话:0451-85557000(总机)传真0451-85557860 网站负责人邮箱:hezhenji@cdt-hlj.com